王财贵博士谈儿童经典诵读的理念

 

ts

一场演讲 百年震撼


                 儿童经典诵读的理念
———2001年王财贵老师北京师范大学讲演

   今天我之所以来这里,就是要说明一件事情——请各位老师,这一辈子务必要记住——教育是非常简单的事;教育是非常轻松愉快的事;要培养人才,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所谓的老师要有“爱心、恒心、耐心”,这些“三心二意”是不需要这么强调的。我们只是不了解教育的本质——本来一个孩子,他就是那样的纯真纯洁,他的品德,我们只要不破坏他,就很好了;本来一个孩子生下来潜能无穷,我们只要不障碍他,就不错了。有许多老师,有许多家长,一直在残害,在障碍我们的孩子。所以使我们国家没有人才,从今以后,不要再那么努力了。不要努力去障碍我们的孩子,千万、千万!拜托、拜托!要怎么样做到愉快轻松的跟小朋友一起成长?我请大家先看一段录影带,这是六年前的带子。
“前几个礼拜,我们播送了一代新儒学大师牟宗三专题,对牟先生一生为中国文化所作的贡献深感佩服。牟先生认为,对现在社会弊病的救治,中国传统文化该是一帖良方,但是如何落实呢?现在他的嫡传弟子王财贵,正在推动一项复兴传统文化活动。从根本上救起我们未来的主人翁。这个方法不但可以使小朋友学习成绩进步,还可以开发增进儿童的智慧,培养他们健全的人格。这是一种什么方法呢?请看记者胡春玉、肖瑞华的报道:“这里是台北市中正国小四年级二班的小朋友,他们每天的早自习,都是在读诵四书。而这里是复兴街的一个社区妈妈的家里,小朋友下课后聚在一起也是在读《老子》、《庄子》、《论语》这些一般人认为深奥难懂的中国经典。小朋友不但朗朗上口,有的甚至能背整本《老子》,半本《论语》了。全省目前初步估计,大概有五千个小朋友,正在接受读经训练。 这些小朋友经过一年半到两年的读经教育,不但国语能长足进步,有的竟然也从经典中学到做人处事的道理,令许多家长及老师又惊又喜。”

 

这个片子是六年前拍的,刚才说,现在全台湾省有五千个小朋友读经。那是我推广读经以后的两年,从多少人开始推广读经呢?就是从一个人开始的,一个人到十个人,十个人到一百个人,到一千个人到五千个人,两年就到五千个人,三年就到五万个人,四年、五年以后就是五十万个人。现在已经推广七年多了,现在仅台湾一座小岛,就有一百多万个小朋友在接受这种教育。东南亚从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到越南、泰国、缅甸,凡是有华侨的地方就有人在读经。以及美国、加拿大、阿根迁、墨西哥、澳洲、纽西兰,乃至于英国、卢森堡等地,或许我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只要有中国人,就有人开始在接受这种教育。
我们大陆祖国,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是我们的文化根本所在。我们这里不做谁来做呢?我们这里不做得更好,谁来观瞻,谁来效仿呢?现在大陆也有超过三百万个小朋友,分散于各个地方在读经。如果现在还有不知道这种教育的人,你一定要开始知道。各位来自四面八方,我也希望从今天以后,大家回到各自的家乡,回到各自的省份,告诉人们有这样的教育,而让人们接受这种教育。刚才说过,不是要老师更辛苦,不是要小朋友更多的功课负担,不是要家长更加认真指导孩子,不是的。
我前年到大陆来,经过香港去见南怀瑾先生。南怀瑾先生说过那样一句话:“现在天下父母以及所有老师都在做一件事”——我想,到底做什么事?——“都在残害我们的幼苗。”当然这一句话,在一个作老师的人听起来是不很愉快的。大家不要不愉快,我也是老师。我教过小学,我教过初中,我教过高中,现在在教大学。我也要对这句话作痛切的反省。乃至于我们每个人都在残害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这样子,而让我们的事业没有更好的成就。在大陆这个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台湾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因为台湾的教育是完全学美国的。几十年来都学美国,我们中国的东西统统忘记了。忘记中国东西并不见得就是不对的,我不是一个民族感情主义者。我不是说,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复兴中国文化。我们要复兴中国文化,不只是因为我是中国人,乃是因为我们这个文化,是有意义的。我重新在检讨中国的教育理论,并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非把中国教育理论再拿出来不可,不是的。而是因为这种教育理论,它是有真理在其中的。既然我们这个文化是有意义的,纵使我是美国人,我也要来复兴中国文化;纵使我是外星人,我也要尊重中国文化。
我是一个读书人,一个知识分子。我凭知识分子的诚意,凭知识分子的良知来说这件事情。我今天所讲的话,超出任何的宗教,超出任何的民族意识,超出任何的政治立场。大家都是学教育这一行的,我们好好来检讨一下,我们一辈子费了这么多心血,我们的家长,是这么样的期待孩子,我们的老师是这么样的热心、用心的来教孩子。尤其各位能够到这来参加这个研习会都是一时之选。
我们付出的精力这么大,难道孩子是这么难教吗?难道人才是这么难培养吗?我们为什么不停下脚步想一想?我今天要贡献给各位的,就是重新来检讨一下,我们教育的理论。我刚才说过,大陆的情况我不很了解,以下所说,都是我在台湾的经验。我是在批评台湾教育界,不关大陆的事。但是如果大陆也有类似的情况,我们也可以反省反省。反正我们是以一个真诚的心来讨论这件事情。我们有哪些地方要反省呢?
首先,从最大最深最高远的一方面来讲,就是有关于文化的心态。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文化
先讲一件事情来做比喻:你看过侏儒吗?侏儒是长不大的孩子。长不大的人,大部分都是天生的。患了天生侏儒症的孩子,即使生在皇宫贵族之家,给他多少营养,他总是长不大。本来一个人,按照正常的营养供应,一个人都有长大的潜能,只要好好的养他,很轻松的养,这个孩子自然就会长高。但是患了天生侏儒症就养不大了,我们看到这种天生的侏儒症,会很同情他的父母,真的是很可怜的。不过我后来看到一个报道说,有的侏儒,不一定是天生的,也有人造的侏儒。为什么要人造侏儒呢?因为有些沿街卖艺人,他需要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来吸引观众。譬如说带猴子,有带大莽蛇的。有人说,这些大家都看过了,我带来侏儒给大家看,人就会围观过来。然而没有这么多侏儒怎么办呢?他们有个办法:造侏儒。怎么造?去偷一个婴儿,然后把他装在罐子里面,只露出他的头,养他。本来这个孩子是正常的,只要稍微地照顾,他就能够长大,现在却故意不让他长大。你要知道,包小脚的女人就很痛苦了,现在全身都包着,当然痛苦更加几倍,所以这个孩子天天叫啊,叫啊,因为他要长大,却不让他长大。唉唉叫,不管他,让他哀叫了十六年,再把罐子打开,他就比天生侏儒还要矮,这叫做人造侏儒。我们如果看到这种侏儒,不是只有同情而已,我们会觉得养他们的人实在是很可恨,可恶!我讲这个做什么呢?就是说,我们人除了身体的长大之外,我们还有内在精神的、心灵的、文化层次的成长。但是有些人很不幸,他就患了文化的天生侏儒症。如果他是生长在丛林的民族,在一个非常偏僻野蛮的地方。他所面对的环境没有文化、没有精神的陶冶。那么,他一辈子就跟野人差不多,跟动物差不多,他长得身体很好,心灵却没有成长,这种人叫天生的文化侏儒症。这种人也值得我们同情。但是,如果生长在像中国这样一个有五千年高度文化的地方,而我们的国民,我们的孩子,竟然没有文化的成长。请问:这是不是叫人造的文化侏儒症?近一百年,中国就患了普遍的文化侏儒症。至少在台湾,我的感觉是如此。
现在的中国人,已经忘记了中国文化。在台湾已经是全盘西化了。中国人连中国书都不能读了。什么叫中国人连中国书都不能读?一个人打开经史子集,而不能读原文,还要靠翻译,就说明这个人不可能了解深度的中国文化。一个没有自己文化传统的民族,而想要去吸收别人的先进文化,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目光短浅,心胸狭隘。现在台湾人学西
方,学美国,不是学美国的冒险开拓的精神,不是学美国的那种大气魄的民族精神。而是学美国什么呢?学美国的好莱坞,学美国的麦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学日本,我们不是学日本的企业家精神,乃至于连日本的樱花那种悲剧精神都没学到,我们只学到日本的卡通、日本的漫画。为什么别人有好东西,你学不到呢?因为你丧失了对自己文化的信仰,一个丧失中国文化信仰的中国人,不仅对自己没有好处,而西方人假如要跟你学一些中国文化,我们也不可能有所贡献。所以,忘了自己文化的民族,不只是自己的损失,也是一种对于其他民族的罪过。为什么西方文化可以传到我们中国来?为什么我们中国文化,不能传到西方去?现在,假如派你或是我去传播——有些西方人他的教养很高,他希望也学学中国的高度的文化——请问,我能吗?你能吗?我们的留学生,不都是社会的佼佼者吗?我曾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因为我去美国也作这样的演讲——有个留学生对我说:
你讲得对。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受到过很大的困扰,一辈子都很遗憾。美国的同学非常的好学,他看到中国人就很高兴:“啊,你是从中国来的,我听说中国有一本书叫《易经》是很有名的。《易经》讲些什么,你是中国人,最好能告诉我。”
这个留学生说些什么?他说:“ I am sorry,我没有读过。”
“那你们中国有一本《老子》。”
“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
“那么你们是礼仪之邦,你们《礼记》讲些什么?”
“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
“你们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经》美在哪里?”
“ I am sorry,我不知道。”
“你们是历史悠久的民族,你们第一本史书叫《春秋》,还有《左传》,还有《史记》也很有名。什么叫《春秋》、《左传》?关公为什么要看《春秋》?”
“我不知道。”
“《离骚》文学价值很高,那个作者还要去跳河,请问,他为什么要去跳河?”
“我不知道。”
“《世说新语》?”
“不知道。”
“宋明理学家为什么要辨论?”
“不知道。”
“那么你们有一本书,叫作《唐诗三百首》。”
“噢,我读过两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这样的留学生,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惭愧。这就叫作文化的侏儒,没有长大的心灵。所以,你只学别人够吗?现在整个世界兴起所谓的“中国文化热”。大家也都知道,不仅是中国人知道,外国人也知道,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假如中国人只是政治、经济、军事强大,那就只会让西方人产生这样一种看法:中国是可怕的,中国将又是一个可怕的民族。所以我们以后要想一想了,我们除了各方面强大之外,我们的心灵也要成长,我们的文化也要再度放射光芒。我们除了让人畏惧之外,我们更要让人尊敬,让人喜爱。我们的下一代,要有宽阔的心胸,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从哪里做起?从文化的教养做起。科学教育与教育的科学化,我们的教育界不是从上到下都非常的努力吗?难道我们没有考虑到所谓的文化教养吗?其实不是没有考虑,我们上到教育部,下到所有的老师、家长,大家都是非常尽心尽力。但是,如果这个尽心尽力没有对准焦点,那就非常可惜,费力多而收功少。如果我们对于教育的本质,了解得不够透彻,我们对于儿童心理的发展,认识得不够清楚。那么我们所做的教育,不仅没有效果,还有反效果。
近几十年来,台湾的教育思想——我刚才说过——是从美国学来的,是学美国20世纪初的教育思想,是所谓的“实用主义”,所谓的“边需教学”,所谓的“行为科学主义”,所谓的“儿童中心本位”。这些术语合起来,用一句很简单的白话说,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什么叫“懂了才教”?就是我们要考虑到,一个儿童,他的心智学习、智力的发展,到底能不能吸收我们所教给他的东西。什么叫吸收?就是我要讲得很清楚,他要听得很明白,听完之后我要做测验,他能够回答我的问题,甚至最好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做出来,我才知道我达到教育的效果了。各位,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你现在做教育,是不是用这一种的方法来实施?这就叫做“儿童中心本位”。它背后的理论基础,是认知心理学。不要讲这么多术语,这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我们要知道,西方的心理学家,所研究的都是人类认知的心理发展。认知的心理发展,所应用到的科目,应该是认知的科目。认知的科目,在我们这边,大概是放在所谓的数学、自然和物理、化学这些是科目里。凡是认知的科目,最好按照认知心理学的发展来安排。什么意思?就是“懂了才教”,而且教的时候,要教得很清楚,让学生学得也非常地明白。这一步懂了,才可以教下一步。这叫“边需教学,按步就班”。我们要这样教的时候,必须要了解儿童认知心理的发展。儿童认知心理的发展,到底它的程序是什么呢?有认知心理学的书可以去看。美国是一个科学的国度,对于科学教育,正应该按照认知心理学来教,所以他们科学的教育,是安排得比较合理的。如果他们没有这样合理的安排,恐怕我们的科学教育,不一定能够教得成功。
在台湾,科学教育是失败的。为什么?因为明明显显地违反了儿童的心理。现在台湾的孩子,害怕数学,恐惧数学。学生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面对数学的压力。假如我们各位的孩子,或是你的学生,小学一、二、三年级数学考得不错,你不要高兴太早,四年级以后再说。四、五、六年级,有许多学生就有压力了。到了初中,有二分之一的人数学考不及格。到了高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数学、物理、化学统统考不及格。在台湾,大学联考,数学总平均只有30分。一个国家办教育,办得让青少……(余文见“四海孔子书院第一官网之读经问答”)

0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小区122号  邮 编:100095  电 话:+86 10 62489374
邮箱:confz@163.com  网 址:http://www.sihaishuyuan.com      联系站长:联系站长
京ICP备1802172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6110号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