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哲-中国文化复兴路上的铺路石 (大渡网采访)

 

冯哲:中国文化复兴路上的铺路石

 

此文为大渡网采访冯哲老师专稿,原文链接如下;感谢大渡网诸位同仁的辛勤工作,以及他们传播、践行文化的热忱。

http://www.dadunet.com/html/2010/02/106-111-126716084116319.html

 

当今时代处处都在讲国学,讲中国传统文化,也有人模仿古人大兴祭孔大典,国学一时间风靡大街小巷,传统文化讲座也是处处皆是,甚至打造出一个个当代的国学明星。在这些浮华的文化现象背后,有着一支队伍用10几年的时间默默的培育小孩子学习中国传统经典。让我们带着种种好奇,走进故事的主人翁冯哲老师和他的儿童经典读诵工程。

 

从“投机出版商”到“国学传播领路人”

  80年代末期我对中国文化一无所知,90年代初,尼采的书在高校非常热,我大学学的是经济学,后来从事出版行业,曾策划出版过一套康德文集,既然要出版就不得不看文稿,后来才慢慢了解一些西方哲学。《康德文集》第一个月卖了3万多本,这种经济上的动力让我开始策划黑格尔,柏拉图、笛卡尔、苏格拉底等一个西方哲学系列,那时候西方哲学的书都是很厚的那种,沉静下来就反思中西方哲的差别,发现中国的经典都是至简,至深。同类内容西方的书都厚较多。后来也策划出版了一些电子行业的畅销书,比如《奔腾时代》、《世纪联盟—微软与英特尔》等。还帮四川大学陈兵教授出版了《20世纪中国佛教》,相继也出版了其他佛学的书,到98年的时候对出版行业已经开始有些厌倦了,随后到香港注册出版公司想做版权贸易,等运作时候才发现有些“水土不服”。因为对香港的出版行业没有了解,99年夏我曾有幸到香港拜访南怀瑾先生,那次去香港对我影响很深,每天都能听南老师讲课,有一次向南老师听我谈出版事业,南老师对此的评价就是“投机心态与以盲引盲”。这句话给我内心的震撼很大,简直就是当头棒喝,回京后便不久退出出版行业,我当时手里有已经印刷好的教辅材料,销售渠道都找好了,但不愿把这些应试的书投向社会,就叫来买废纸的到我当时存书的仓库,整整装了好几辆5吨卡车,全当废纸卖了。在国内各个城市还有很多渠道欠我书款,既然我打算不做了,也就不再追讨了,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算是彻底地离开了出版行业。当然,心里还是憧憬着新的事业,也就是后来这十年我一直做的“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儿童经典读诵的“艰辛路”

  少儿读经的发起者是台湾台中师范学院教授王财贵,他最早的读经实验是在家培养自己的四个孩子。这些孩子仅凭音律之美背诵古文,一段时间后,对文字的敏锐度和鉴赏力明显提高,文章写得好,更显出品质上的礼让恭敬。王财贵得出的结论是,0~13岁是儿童记忆力最好的时期,如果能在这段时间聆听或诵读经典,把人类文化的精华灌输到脑中,并在其成长过程中自行体悟、践行,将有助于成为德行兼备的有用之才。事实上,早在1995年全国政协委员赵朴初、谢冰心、曹禺、夏衍、启功、叶至善、吴冷西、陈荒煤、张志公九位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就曾发出“建立幼年古典学校的紧急呼吁”。这样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诊视,不只存在于饱读诗书的老人身上,也普遍隐藏在中年人心里。当时国内的读经活动还是民间萌芽,一些星星之火都是个体力量在推广,我希望能由我开始有计划、有设计、有组织地来做。我将自己之前的文化公司改为“北京四海儿童经典导读教育中心”正式推广儿童读经,当时请南怀瑾老师做名誉董事长,也请了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老先生。刚开始是在国家图书馆,把中华传统经典录成磁带,我一年用几万盒的磁带免费派发。那会很困难,前几年还可以动用之前的积蓄,动用了很多推广方式,包括请北京市很多幼儿园园长出去交流等,把王财贵教授讲的光盘通过各类杂志捆绑发放,那会传统文化经典我只负责推广,希望找出版社出版,开始时候出版社普遍不看好,但我在外面搞传统文化推广活动,这样对出版社出版有推动作用,我自己不再做图书生意了,因为我不想成为图书商人,后来出版社发现购书的人很多,开始愿意和我合作。包括新华书店也对我开始刮目相看。我十多年都不推广那种解释版的传统经典,我只提倡“元典素读”,也就是读诵元本经典,但是那种带解释版的很受家长们喜爱。我内心觉得,这种出版物是“国学热”与“经济利益”驱使,而这种现象来源于大家不了解国学经典的思想,古人讲: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因为只有熟读经典才能自我的体会其中的含义,而带注解的书大部分是到处收集编纂解释,白话解释上多少有偏差,对儿童教育不好。

感动伴我一路走来

  那会儿我经常送国学教材给全国各地愿意推广儿童读经的志愿者,让他们有动力去推广,甚至协助他们进行讲经活动,那会儿去过好多山区,曾住过一个山村寺庙里,教山里面的孩子读论语,记得曾到过河北乡村,当地通讯不发达,召集村民来听讲座都要用敲锣与扭秧歌的方式,他们就一个村一个村、一座山一座山的在那里送国学教材给每个村庄的孩子们。当时叫做“开泉计划”,就是引领泉水去自我改善。已经有6万多农村的小朋友参加了这个培训。 我还记得10几年前,河北佛协净慧长老主办的《禅》刊就开始刊登我们的儿童读经活动,这些人给了我继续走下去力量,这其中我也反思,感觉到做人要惜福。那时在国内各地推广,也结下很多善缘,很多人送我礼品,我记得那会国内一圈转下来,礼物都拿不了。有一冬天去东北讲课,讲课后我们都要上车走了,有一个妈妈,她家里正在办丧事,丧服还没有换掉。她就拿了一个扇子送给我,说这把扇子是她家的传家宝,这把扇子很沉,打开也很大,上面有古人的诗词,背面是她非常崇敬的一位大德给她题的词,这家人就觉得这把扇子很宝贵。一听说我要走,一定要把扇子送给我,打了个出租车追着执意要送给我。实在没办法拒绝她。但实际上我也很沉重。因为我无非就是到她们那里给她们讲讲课,但是她们就觉得天寒地冻的我们这些人能来很不易,我从东三省一直就转到黑龙江绥化等地。一直到离中俄边境很近了,而且天气越来越冷,零下几十度。这次去东三省讲课,我体会到最热烈欢迎我们的人群,就是这些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人士,最真诚的、最善意的人。

东三省大批工人下岗,失业了没有工资,但是还那么热心地去做这些事情。我记得有一站是从佳木斯到肇东,因为是临时调整,也没有买车票。当时群众里有个居士是在机务段开火车的。他就陪着我上车,把我安排一个卧铺,他把我安排完,就告诉我,他去另外一个车厢了,后来才得知,我睡的是他的铺位,而他到餐车坐着。我在卧铺盖着被子还觉得很冷,但是他就那么孤零零坐了一夜。后来他送我下车,他还要坐火车返回佳木斯。但是在他上火车之前,距离我一米的地方,给我深深地鞠了一躬,那一刻,我流泪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姐姐下岗了,她们一起共同在家里办了一个儿童读经班。他每次邮购我们的教材,从来不欠钱,量却很少,一套两套,实际上都是别人给他的钱。而且他拿着我送给他的宣传品,挨家挨户送。有的幼儿园觉得他也不是教育专家,都不让他进门,但是他就在门口等着。园长出来了,他就对人家一鞠躬,给人家推荐,但是人家别人都觉得他是神经病不理他。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他还坚持去,最后搞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他文化层次并不高,说句实话,话都讲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就用他的真诚感动了人家,据说在佳木斯,好多园长都是被他这种精神感动了,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不做这个事情就很对不起他。这种事例很多,每次想到,也给我太多的感动。

文化应该在生活中知行合一

  我的观点是文化应该变成一种享受,变成人文日用。文化复兴有两点:第一点是复兴一个民族的自信力,一个民族的集体荣誉感和自信力不够,就立不起来。第二点是原创力,原创才能促进发展,文化恢复要有一定的原创性。如果中国人要充满自信的走出去,首先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样,世界是怎么回事,这样才能够走出去。一个民族要焕发生机,要有创造力,否则容易粉碎存在的自信力,比如一个百年老店,如果一直没有变化,百年来都是一样,那就失去生命力。正如儒家所讲的显学、实学,不能把学问和生活结合起来,文化就没有用于修身,平时面对众人讲修身,但面对自己却没有修身,儒家讲的三纲与五常,修身而后才是齐家,家国天下先是从修己治人开始,但很多人败在不修己。

  未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大发展是一个自然的趋势,那就是经济的发展到一定的时候,文化就显得尤为重要。文化的发展在未来30年会是一个大的跃进,在前15年虽然还是经济为首位。中国文化的发展融合技术发展会更迅速,科技发展到一定的时候,文化则成为第一生产力,在此期间需要从各方面进行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则会水到渠成。几十年以后,中国就会翻天覆地了,对于文化也是一样的,国学首先是恢复、建设,然后才是发扬。有一个观点是返本开新“回归传统,从经典出发”。先学习好的,切勿着急求新求变,对于传统文化上不是在形式上复古,而是从内心变成自己,从内涵上恢复。其次是从形式上在创新,求新、求异、求变,做到推陈出新。对于推广国学的人,尤其需要先学好国学,否则想推广却做了反面广告。圣人都是极好学之人,例如孔子就是极其好学之人,历史上有名的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文治武功皆一流。有着出世精神,但入世做得极好,把学问做成了真正安身立命的功夫。他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动静皆如。这样的历史大家数不胜数,都值得当代人学习。

回归原点去认识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如同一棵参天大树,成长过程中灌溉施肥若不能从根部做起,没有回归到原点,只是枝叶肥大,这棵树就会得两种病,一是暂时末端肥大,另一种是枝干扭曲异化,西方人一提传统都很荣耀,很自豪,而中国人只要一提传统,则认为是老古董,上到庙堂君王,下到贩夫走卒。中国文化以儒家为躯干,以佛道为两翼;树木没有躯干则不能存活,没有两翼枝干则不能够丰满华润,儒释道一体是中国文化最健全的体系,儒释道的交融才能让这参天大树更加健康。

  采访后记:

  采访冯哲老师之前,在我脑海中,冯哲老师应该是一个很学院气质的老者,但见到冯老师后,彻底颠覆了我心中的想象,冯哲老师朴实的外表下,还显露出这些年少儿经典读诵推广的辛劳。从冯哲老师的回忆中,我感到了一个国学传播者的辛酸和喜悦,身体上的疲惫没有阻挡他坚定的走在中国文化复兴的大路上,古之学者身上千里求道的精神在冯哲老师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但在冯哲老师看来,道已成,只在弘扬矣!只为一个目的,那就是中国文化的崛起。这些年涌现出的国学传播人士很多,冯哲老师是其中一个代表,这些中华文化复兴路上的铺路石,必将铺就中国崛起的光明大道。

 

0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小区122号  邮 编:100095  电 话:+86 10 62489374
邮箱:confz@163.com  网 址:http://www.sihaishuyuan.com      联系站长:联系站长
京ICP备1802172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6110号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