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孔子书院十年回顾之师长寄语(十四):专访方朝晖教授(二)

a0

专访方朝晖教授(二):民间与体制要形成优势互补,鼓励民间办学,促进办学形式多样化

 

访谈目录:

          (一)读经教育要遵循的三个原则

          (二)正视自己,走出两个极端,总结前人经验教训,把经典发扬光大

          (三)经典教育要能够追寻文化的本源,重现传统的魅力

          (四)民间与体制要形成优势互补,鼓励民间办学,促进办学形式多样化

          (五)重拾宋明书院办学传统,走出百年迷雾,结合现代向前推进

          (六)从书院到大学,探索书院发展新模式

          (七)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明对话,要有气度和胸怀,要有全球眼光,以天下为己任

 

(接上篇):  

(四)民间与体制要形成优势互补,鼓励民间办学,促进办学形式多样化

四海传播:那么,方教授您觉得以经典为主的书院未来的教育应该如何把握与体制的关系?民间书院的发展前景又会怎样?

f10

翠微小学学生参观四海孔子书院耕读园 

方朝晖教授:对于书院来讲,我觉得有两个方面比较重要,一方面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体制内外的教育的互补性。体制内就是所谓的国立大学,中小学。国立的学校一般是一刀切,统一的模式,统一的教材,统一的进度,什么都是一样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是非常死板僵化的。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有国立的公立的学校,但是也都有私立的学校,尤其是欧美国家,私立的学校是占大多数的。虽然在台湾公立大学比重比较大,占优势,私立大学也很活跃。我们说公立大学有其巨大的优势,国家投资,官方统一管理,决定了其收费比较低,管理比较成熟方便,师资力量很强大,不确定性很小,家长会比较放心。而公立大学最大的问题,尤其是很多缺过硬的师资的教育机构,很容易扼杀孩子的天性和个性,导致很多可以成为大才的人早早夭折了,甚至一些展现出才能的人也被埋没。公立学校这种如同工厂流水线一般的教育方式,严格说,这种教育方式也是违背人性和教育规律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私立学校灵活性的教育探索绝对是体制内教育必不可少的补充,而且在西方国家私立教育是占主导地位的。比如哈佛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都是私立的。由于私立大学的不统一性和灵活性,教学自由度就很大导致其高考招生并不是统一的。大学招生自由度很大,更多的是考虑孩子的实际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美国的高考制度也是与美国中小学教育是相匹配的。在中国现阶段反而是行不通的。而我们由于长期对私立教育不放心,用各种方式来监管教育,总想着把教育拉入自己的所谓的正轨渠道。这种僵化的模式其实是很难最大限度的培养出人才的。解放前,我们的一些大学招来的大学者,钱钟书、华罗庚、沈从文等,按照现在的体制内教育是不可能成长起来的。按照现在的高考制度和人才培养模式与标准,他们是进不去高等学府的。现在这样的人其实就是被埋没了,这是对人才多大的伤害啊,多大的损失啊。所以,做私立教育,像你们四海孔子书院这样在北京乃至于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了,做得很好了。但我们还要再接再励,有足够的信心,并不是说一定要合并到体制内。有一些书院或者私立学校就有这种思想,现在就开始为合并做准备了,在教学体系上,在课程设置上极力与体制接轨,一心把合并到体制内作为自己教育机构的发展方向。这其实是对自己教育探索缺乏信心的表现。我觉得,私立学校一定要办出私立学校的样子,将来中国文化要复兴,中国文明要发展,有朝一日国家政策改变了,私立学校肯定是要大规模的发展的。新中国成立以后对私立教育的毁灭和摧残,民间办学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彻底没有了,现在也是一片狼藉。所以,重建私立教育也是中国未来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历史上,确切说解放前有一些私立学校其实办得非常好的。

f11

冯哲院长为嘉宾讲解书院历史

今天私立教育要复兴,我们的书院教育能不能摸索出民间教育的新模式,是要思考的。它其实是和体制教育不是对立的,它的确有体制教育没有的长处和优势。因此我们要思考,私立教育应该怎样体现它的优势和长处。

真正要办好的话,每一个书院要找到适合它自己的定位。现在中国的民间书院也是五花八门,我总结,现在中国存在的书院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从教育的阶段来讲,有注重小学教育的,有的是注重成人教育、社会教育的,有的是体制内的大学教育。它们所针对的人群和年龄段是不一样的。这些书院的管理模式和特点又相互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区别。有些书院是收费的,并且是以中小学、幼儿教育为主的,有成套的教育模式和教育体系与思路的,比如四海孔子书院;有些书院纯粹是一些建立在强大的商业后盾基础上的纯公益的交流平台,比如厦门的筼筜书院。后者虽然也有很多国学班,但主要是以成人为主的兴趣课堂,是向全社会开放的公益平台,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完整的教育。还有一种就是完全和体制结合在一起,一切的经费来源于体制内的国家财政,培养人才是体制内的教育模式,毕业证书也是体制内的大学。典型的比如湖南大学的岳麓书院,郑州大学的嵩阳书院等。还有一种书院,比如像白鹿洞书院,纯粹变成了文物景点了,文化遗迹了,偶尔会做一些学术会议而已,不再是教育部门管理了,实际上已经不是教育机构了。总之,现在中国的教育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但是,每一个书院走到这一步也是有它的自身的原因的。岳麓书院合并到湖南大学是有其历史原因的,白鹿洞书院变成历史遗迹也是有其原因的。未来中国的书院到底要朝向一个什么方向发展,也要考虑它的成立背景和发起原因。像四海孔子书院也是由于八十年代以来文化政策逐渐宽松,民间对传统文化有了需求。我觉得,你们真正是一个活的国学书院。而未来其它几种类型的书院也会继续存在下去,可能未来甚至还会出现古代的类型的私塾,以培养成人学者为目的的大型书院,比如古代的四大书院,我相信还会有的。

f12

(五)重拾宋明书院办学传统,走出百年迷雾,结合现代向前推进

f13

四海传播:如果我们梳理一下书院的历史,似乎跟政治有很大关系。比如书院最为兴盛的宋代,整治空气非常宽松,并且出现了一些大儒,比如周廉溪、陆九渊、朱熹、二程,他们自己就可以办一个书院,或者说他自己就是一个书院,他自己在哪里们就会有人过去听他讲课。这个时代,是读书人的黄金时代,个人魅力得到最大发挥。但是,到了明清,尤其是清朝以后,书院就被纳入体质了,变成了科举考试的预备学校了。

方朝晖教授:是的,这种情况尤其是到了清朝是非常凸显的。实际上在宋明时代,像朱熹、王阳明这些人,他们有强烈的自觉意识。他们搞书院不是为了排斥体制内的科举,就像我们今天不排斥高考一样。但他们一定明白他们的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培养人才。所以,他们参加过科举,但头脑里有清醒的认识。正是由于此,他们才保持了古代书院的健康的发展。然后这种独立的书院到了清代以后一下子被拉入到了体制内,这里有一个重要原因,并不是因为要服务于科举考试,而是政治原因。那就是外族入侵以后,满清政府毕竟对汉人士大夫的复国的气节与愿望是很担心的。所以,他们就会把教育高度的政治化,把书院政治化,尤其是对民间讲学强力控制。类似于明末那种东林党的讲学情况,就没有办法存在下去了。这是一种思想控制,思想打压,是一种人为的因素导致的。这并不是一个民族长远发展的健康状态。诚然,宋代以后书院的兴盛也是与当时的政治有关系的,但宋代的情况代表的是一个文明发展进化的方向。到了清代,你不能说,政治方向变动了,书院也要跟着变动。我们不能说书院的发展需要客观这样变动,那是被动的受到打压而萎缩的一个过程,是一个文明发展不正常的表现。

f14

四海传播:那是不是说,现在的书院的复兴,应该从宋明时代的书院那里寻找办学精神来接续创新?现在许多的书院复兴者认为要从新文化之前接续,认为书院精神和办学传统是被新文化运动截断的,新文化运动之前的书院教育是多么的好,多么的健康。甚至有人痛心疾首这一百多年来中国教育的没落,好像中国书院的没落仅仅是这一百年的事情,并把今天的矛盾完全归咎于新文化运动。按照您刚才说的,是不是书院的复兴,或者说中国教育精神的复兴应该追溯到宋明时代,从那里寻找我们今天复兴教育的灵感和精神,而不是抓住新文化运动不放手?

方朝晖教授:你说的这个思路很对。总结宋明时代的办学经验是很有必要的,有很多地方是我们要学习的。另外,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环境和条件也不一样了,还是要摸索出新的模式。宋明时代的办学经验,排除人为政治因素,以书院特点来讲,其教育的自主性很强的。宋明时代,尤其是宋代整个国家的文化氛围和士大夫阶层很成熟,按照余英时的说法,宋代是中国士大夫的自觉意识、主体意识觉醒的时代,和最为兴盛的时代。士大夫阶层一旦兴盛起来之后,他们对天下的担当和责任感需要表达出来,自己存在的价值,对生命意义的贡献,对天下国家人民的贡献等。我们中国未来书院究竟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是不是成功,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真正的大儒有没有出现,能出多少大儒,能不能推动时代的潮流向前推进到一定的地步,这都是很重要的。现在的民间书院遭到很多批评,就是被认为它们是挣钱机器,办学人并不是真正的有情怀,或者有情怀也不是那么纯粹,思想没有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因此造成书院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创收盈利。他们只是看到体制内教育的空缺,钻一个孔子,本质上是一个商人。现在想这样的民间书院是很多的。所以,宋明时代的书院给我们的启发就很大了,就是我们做教育一定要促成新时代的大儒出现,带动一个新的文化风潮,引导整个社会的潮流,如此书院则是走向了一个健康的发展轨道了。

f15

当然,现在的书院在当下的条件下面临了古代书院没有遇到的挑战,比如当今时代的知识和信息传播这么发达,全球化发展这么迅速。实际上这种知识的大爆炸和全球化本身也是全世界不同文化产生了碰撞。还有那么多的宗教和文化信仰。我们的国学类的书院主要还是以儒家为主的,儒家在全世界所有的各大宗教和文化信仰体系当中毕竟也只是一个。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书院的引领者,必须要回答许多问题,这是古人无法想象的。古人不可能想怎么跟基督教比较,怎么跟西方文化比较,怎么去理解今天这么发达的科技文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全球化,市场经济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古人无法想象的。

f16

(更多文章请关注书院公众号:sihaishuyuan

0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小区122号  邮 编:100095  电 话:+86 10 62489374
邮箱:confz@163.com  网 址:http://www.sihaishuyuan.com      联系站长:联系站长
京ICP备1401923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718号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