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殿卿:从特朗普外孙 背诵《三字经》说起

(中华母亲节促进会创会副会长、东方道德研究所名誉所长王殿卿教授,写于2017年4月8日)

2017年4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中美元首会晤。下午5时许,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抵达海湖庄园,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在停车处热情迎接。两国元首夫妇合影留念,亲切交谈。两国元首夫妇共同欣赏了特朗普外孙女和外孙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并背诵《三字经》和唐诗。

01

今天,从《凤凰网》 “视频”听到两个孩子背诵唐诗《望庐山瀑布》、《登鹳雀楼》、《游子吟》、最后是《三字经》,只听背诵到:昔孟母 择邻处,子不学 断机杼。此后,是她来自北京的辅导女教师向习近平主席问好,习主席称赞说,我们中国的孩子不见得比他们背这麽多诗文。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为核特意安排这样内容的活动,会有见仁见智。我想从《三字经》的角度说几句。

重视蒙养教育 是中国教育的优良传统

在儿童蒙昧无知之时,加以启蒙教育,使之努力学习,修养正道,是一种至善至圣的功德。这就是“蒙以养正,圣功也”(▲《易•蒙》)数千年来,一代代中国人用自己的心血和智慧,铸造了上千种启蒙教育课本,通过私塾和官学等形式教育了一代代中国人,对中华文化的承传与不断推陈出新作出了历史贡献。

有据可查并有较大影响的蒙养课本很多,其中有代表性的是:

1、春秋时期的《弟子职》。相传是春秋时期管仲所撰,管仲逝世于公元前645年,该书成书应在此之前,至今已有2600余年,是我国最早蒙养课本之一。

2、西汉时期的《急救篇》。西汉史游所编撰,成书时间约在公元前40年,《四库全书总目》称其为《急救章》。全书2000余字,汇集了当时常用的汉字,编成三言、四言、七言的韵句,学生易读、易诵、易记。它以教授儿童识字为目的,但也使儿童对日常生活、生产知识、社会与经济生活等,都手所了解。这种将识字与认识社会相结合,文以载道的教育理念,对后世蒙养课本的编写都有直接的影响。

3、南北朝时期的《千字文》。南北朝时期梁武帝命其臣周兴嗣所编著。内容丰富,有天文、自然、地理,又有社会、文化、历史;既有务农、建筑、文物,又有伦理、道德、人生。

它既引用和化用了古籍之语,又吸纳和创新了前人蒙养教育之经。它既是儿童的识字课本,又是学习书法的课本,在识字、习字的同时,受到了多方面的教育,是“文以载道”的典范。

4、唐代的《太公家教》。是唐代的蒙养课本,其形式不一、语言明快、多用比喻、对照明理、贴近生、通俗易懂,并有浓厚的民间俗语的味道,其内容多采用古代典籍和民间流传的格言、谚语、俗语、人物故事、历史典故,对儿童进行社会、道德、人生等方面的教育,属于“训诫”类儿童读物。其中许多格言,人生经验与准则,成为一代代中国人为人处世的信条,也就成为世代蒙养教育的最好教材。

5、宋代的《三字经》、《百家姓》、《神童诗》。这三本书流传全国,影响至今。其中《三字经》是对前人上千年蒙学课本精华的继承和大胆创新。

6、明清《弟子规》《古文观止》《小而语》等。

《弟子规》清朝李毓秀所著。原称《训蒙文》,后经清朝贾有仁修改为《弟子规》。全书三字一句,两句一韵,便于诵读。依据《论语•学而篇》的第六条“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设计了通篇的结构。它是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齐名的蒙学读本。其特色在于以“在家出门,待人接物,为人处事,求学做事”等方面的礼仪规范,尤其突出家庭教育和生活教育。因此被誉为“开蒙养正最上乘”的蒙学读本。

从以上有代表性的蒙学读本,可以历览中国两千余年童蒙教育的智慧、发展、创新及其培育一代代中国人的伟大贡献。也是当今学校德育需要开发和借鉴的智慧宝库。①

《三字经》是儿童启蒙教育的小百科

《三字经》世传宋代王应麟(1223--1296)所作。是古代蒙学教材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它流传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影响之大 ,已有历史定论。全书结构谨严、文字简练,概括性极强;三字成句,句句叶韵,朗朗上口;通俗易懂,便于记诵。许多人少年读过,竟终生不忘。全书仅千余字,内容丰富,涵盖面极广。

当今通用的《三字经》,乃是章炳麟(1869---1936)的《重订三字经》,它对当代学校德育极具价值

其开篇的第一页,就是特朗普外孙背诵的部分,是中国传统的教育理念。核心内容之一,是孟子的人性论,人性,是教育的前提,提升人性是教育的目标。“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几句话,就是一种高度概括。核心内容之二,是讲父母、老师、环境、学生,这四个教育因素各自责任及其良性互动,构成了家庭养育,学校德育,社会化育,有效的教育过程,揭示了教育过程的客观规律性。

父,“养不教,父之过”

师,“教不严,师之惰”

母,“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

《三字经》与朱熹的《小学》、《四书集注》等普及儒学读物,同出于宋代,对中国的国学普及与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历史作用。章炳麟面对西方强势文化对民族文化的冲击,回应否定民族文化、宣扬全盘西化的思潮,不满新式学堂所编教科书“赶时髦、搬洋书,丢弃民族特色”③,倡导“尊孔读经”,《重订三字经》,使得《三字经》在民间流传至今,这种“为往圣继绝学”的精神,值得赞扬。联想当今,面对多元文化的冲突与和合,中国文化再次走向世界,国学热的不断升温,中华文化复兴的新趋势,研究《三字经》的由来、发展及其历史价值,探讨当代儿童的国学启蒙教育,有着特殊的现实意义。亦应是当代思想家、教育家的一种历史责任。

《三字经》在国内发展走向世界

自元、明以来,不断有人为《三字经》作注和增补;清代以后,为《三字经》作注释、注音、绘图等的本子很多,清朝末年,出现了宣传变法维新的《时务三字经》,辛亥革命后,革命党人编写了《共和新三字经》,又名《中华民国共和三字经》;土地革命时期,江西苏区列宁小学还编出了苏区《三字经》;1995年科学出版社出版、2002年再版了,李汉秋主编的《新三字经》;2006年群言出版社出版了骆承烈编著的改良《三字经》。

南宋末年,《三字经》传入日本,1389年出版了日语《三字经》。1727年俄国学者比丘林将《三字经》译成俄文。1835年美国传教士裨治文将《三字经》译成英文。1864年法国人儒莲将《三字经》译成法文。1873年曾任英国驻宁波领事翟理斯的英译本。1879年左托立的拉丁文译本。1892年香港政府督学艾泰尔的英译本等。1990年《三字经》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选作《儿童道德丛书》之一。1990年新加坡出版《三字经》被一些小学列为必修教材。可见,《三字经》的影响已广及四海之外.这可以表明,这次特朗普在接待习近平主席,特意安排外孙背诵《三字经》,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

参考文献:

①王殿卿:蒙学与德育《寻求学校德育新定位》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②浦卫忠:《中国古代蒙学教育》中国城市出版社1996年版

③戴松岳:王应麟与《三字经》学术研讨会论文 2007年5月27日

文章转自公众号:孟氏文化研究

0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小区122号  邮 编:100095  电 话:+86 10 62489374
邮箱:confz@163.com  网 址:http://www.sihaishuyuan.com      联系站长:联系站长
京ICP备1401923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718号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