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应该成为世界儒学丨北京大学安乐哲教授莅临四海孔子书院讲学

00

alz (1)

教授简介:安乐哲(Roger T. Ames),1947年生于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知名汉学大师,曾任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现任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尼山圣源书院顾问,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会长、国际儒联副主席。

他是中西比较哲学界的领军人物,更因翻译了《论语》《孙子兵法》《淮南子》《道德经》等书而蜚声海内外。主编《东西方哲学》、《国际中国书评》,著有《孔子哲学思微》、《汉哲学思维的文化探源》、《期待中国:探求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叙述》、《主术: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研究》、《先哲的民主:杜威、孔子和中国民主之希望》。2013年,荣获第六届世界儒学大会颁发“孔子文化奖”。2016年,荣获第二届“会林文化奖”。

alz (2)

2018年5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北京大学考察。这是习近平在北京大学临湖轩北侧的小庭院看望部分资深教授和中青年教师代表,并同他们亲切交谈。右二为安乐哲教授。

000

alz (3)

(安乐哲教授、田辰山教授与冯哲院长在四海孔子书院中西人文讲堂)

冯哲:安先生您好,两年之后,您再度来书院,我们感到非常的荣幸。我们想请教您,在今天,如何在书院的环境下继承和传播儒学?或者说,儒学的传播在新时代是否需要有新的模式?

安乐哲:我个人觉得,书院是传统儒学教育的核心平台,在每一个时代,都是不可替代的,这是中国过去传播文明的一个很好的地方。其实,从孔子开始,就是类似书院的教育模式了,而且书院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这个非常重要。

世界需要儒学,儒学是西方个人主义之外的另外一个价值体系。今年我们在北京大学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就是儒学的“学以成人”,就是讲“人”不是生而既成,而是需要“做人”的过程,而且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成己成物”的概念;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帮助、彼此不分的关系,这就是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

alz (4)

过去一个多世纪,中国的影响力不够。但是,近几十年内,中国综合国力在经济、军事崛起过程中得到很大提升,影响力越来越大,在世界秩序重建中逐渐开始扮演与之相配的角色。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影响力的提升。这是必然的。这首先就是儒学的复兴所带来的影响力。

但是,如果没有书院的教育的复兴,儒学的复兴也会出现问题。在古代经典的现代解释方面不准确,在汉语翻译为外文方面更是千差万别。比如,近代以来把儒学翻译为Confucianism,其实这是孔夫子一个人思想的意思,这是不准确的,其实它是一个社会阶层致力的事业;我们要深入了解传统文化,从深度到广度;你要用它来面对现在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并且正确的传承下去,不会间断,形成道统。因此,用中国传统思维诠释儒学,用书院模式来传承儒学,就显得非常重要。

冯哲:您说的很对,一个儒者其实就是用其整个生命活动在诠释儒学,而不是一个逻辑上的儒学。

安乐哲:是的,儒学是个一体的、活的、与时俱进的存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批人在传承道统,这是一个“人能弘道”的传统。

田辰山:是的,儒学不是“Confucianism”的那个一个人思想的含义,而是属于一个社会阶层的努力,是一代一代的累积的学问,所以,把儒学翻译成“Confucianism”是“孔子主义”,这就很不恰当了。

冯哲:安老师,今天这个时代,我们称之为“新时代”,那么,在新时代是否也需要有新的儒学?大家都知道过去有新儒家,发展到现代还有延续。那么,在新儒家这个概念上您怎么理解?

alz (55)

安乐哲:新儒学,我认为是一个过去的概念,今天没有什么“港台新儒家”、“大陆新儒家”。曾经的新儒家,他们是文化英雄,如钱穆和牟宗三这两个人,其实在学术方面这么分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都有一个意志,就是把文化传统继承发扬下去。在他们生活的时代,中国被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人很自卑,对自己文化产生怀疑,西方文化逐渐取代中国文化在中国的主导地位,因此他们要担负起传承道统的责任,让中国文化不至于间断,而是复兴。可是,他们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中国是全世界最有力量的国家,国力的提升就需要有文化提升,那么,新时代的儒学该是什么样子。它要走出去,所以它将是一个“国际儒学”或者“世界儒学”的概念,而不是过去仅仅局限于中国或者东亚,甚至不是要分什么“港台”和“大陆”儒学。它是当代进程中东西方文化交融之后的必然结果,儒学依托中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力,逐渐具有世界性价值。所以,我们要想一想,我们这个时代,该如何去呈现儒学该有的价值,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认为,此后的儒学一定是一个与日俱进性的、浑然一体的、融合性的儒学,是一个活生生的发展中的儒学,而不是纯粹的学术性的东西。

冯哲:是的,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儒学的生生不息。那么,田老师,您对此有何想法?

田辰山:我非常同意安老师的想法。新儒学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新时代的儒学。新时代的儒学就是国际化的儒学,突破了地域概念的儒学,不再是一心要求与西方对话的那个阶段了,而是西方或者世界需要儒学,把儒学作为另外一种可替代的、普遍要求的文化资源,不再由西方个人主义文化一统天下。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这是中国政治、经济崛起的时代,在文化上,也是我们要大显身手,发挥自己能力,充满热情去打造一个新时代的时候了。

安乐哲:我们2014年成立了一个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如果把它叫做世界儒学的话,我觉得非常贴切。

田辰山:所以,2014年成立这个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很有先见之明,并且具有历史意义。

冯哲:我觉得这跟我们国家习主席所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都有相通之处,甚至这就是儒学在今天所处这个时代最好的表达。

alz (5)

安乐哲:我个人觉得,学术界需要负起责任,我们除了要有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提升,还要有文化学术方面的提升与跟进。学术界要能够用儒学解释“共同体”是什么意思,共赢是什么意思,和谐是什么意思,跟中国文化传统有什么渊源。其实,“和谐”的意思,不是英文Harmony,意思单薄化了。我们要弄清中国语境的“和谐”是什么观念。我认为中国的“和谐”观是“优化”、共生、共享乃至于呈现为一种最佳状态的共生体系,是达到共同利益最大化的这样一个观念。所以,儒学,不管什么,都是根植于家庭,因为家庭是中国最重要的社会单位组成。如果家庭或家族需要你,作为一个人,就责无旁贷。家庭是最能起到优化社会的作用的,把家庭关系意义提的很高和注重精心对待它是中国对世界的一大贡献。中国最讲究礼,礼之用和为贵,家庭或者家族的和谐是礼的核心部分,这个礼,就是一种“优化”共生。

alz (6)

冯哲:是的,有人说儒家里边,家庭所重视的孝道、亲情,是矫正盛行的个人主义的良方。

安乐哲:我们就需要向这个方向去探索问题,儒学讲的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扩展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在美国,个人主义发展到国家层面,就是“American first”(“美国优先”),“美国人至上”、“美国第一”,如果美国一直这样做下去,就会变成“American last”,也就是“美国最末”了。

田辰山:就会是现在七国会议这种状态。

alz (7)

安乐哲:是的,美国这样做下去,它就没有朋友;没有朋友,它就没办法生存。

冯哲:对,我也注意到这个现象,我记得习主席说,中国的朋友圈越来越大,我认为这其中,儒家思想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在这个层面,我觉得儒学,不仅仅是中国的,东亚的,而应该是世界的。

安乐哲:是的,讲起“民主”,现在它是全世界流行的思想和价值观。儒学倡导的价值观也应该像“民主”一样传播到全世界去,而且是到不同的人群当中去,而不是只能封藏在唐人街这样的华人群体。

冯哲:是的,儒学应该走出华人圈子,不再受地域限制,成为世界的价值观。中国现在越来越凸显自信,包括开始强调文化的主体性,所以,今天,我们不仅仅是与西方对话,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正确地诠释自己。我想,在这个方面,您也是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把中国经典翻译成英文,在西方世界也很受欢迎,那么,您觉得该如何正确地诠释自己?

alz (8)

安乐哲中国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十九世纪末自我文化解释权的丧失。清末民初,西方的教育体系一下子批发式的搬到中国来,中国开始依照西方教育体系分门别类。以哲学为例,开始有本体论、伦理学、逻辑学、形而上学等等,这些其实都不是中国原有的观念,而是西方的语言。所以,现代中国其实是用西方的理论,来理解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教育显得很重要。中国要回到自己那些词汇本来的含义,离开西方的语义环境和价值体系,回到中国传统的文化语义中去理解自己,诠释自己。

田辰山:简单说,就是中国要用中国话来说自己。

冯哲:由此看来,书院教育确实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而书院教育的复兴也要回到自己的语境中去开展。

安乐哲:是的,这个说法非常对。我到北大,看到我的同事们,很多是用西方的价值观来解读中国传统文化。还有一些像陈来、郭齐勇则以中国话语解释体系来看自己的文化。但是,纵观中国,年轻人几乎都是在用西方问题意识的分析方法,西方的框架,西方的概念来理解自己的文化,而西方人更是这样地理解中国。

田辰山:到处皆是如此。大学的国际关系课程,用的都是西方课本,讲的是西方理论体系。

冯哲:所以,当年新儒家的唐君毅先生说,我们要“灵根自植”,而现在我们其实已经到了要集体回归的时候了,回到我们自己的文化沃土当中,在文化母体当中,重新诠释自己。这也是习近平主席说的,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对此,恐怕我们还要确立起中国文化的主体性,灵根自植。

安乐哲:是的,变化是很快的,但是不要急于求成,要把事情做好。要通过传统的书院教育来传承中国文化,然后再把中国文化正确地传播到全世界,不要把用西方概念扭曲的、一知半解的,理解浅薄的文化传播出去。这个非常重要,也是书院教育的一大使命。

田辰山:是的,书院教育就要扎扎实实地做起传承中国文化的事业,不要着急。

alz (9)

冯哲:感谢两位鼓励。那么,由此我们也想到了如何深耕中国文化,切实做好书院教育,这其中四海孔子书院计划筹备的儒学师范学院,简称儒师院,就是这个思路的一部分。您对此有什么建议呢?

安乐哲:我个人觉得,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培养一批年轻人,深入了解自己的文化传统,而且要能把它原汁原味地传播到外国。当然,要培养这样的人才,要让世界更好的理解中国,需要这样的一个学院,去培养最优秀的年轻人。这样的年轻人要精通外语,熟知外语背后的文化语义,外国人的思维模式,从而做到恰当阐释的传播。同时,儒师院要开一门课程,那就是东西方文化比较,这样才能学到与西方比较阐释自己文化的能力,做到沟通彼此。

冯哲:非常感谢两位,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期待下次继续关于这个问题深入交流,谢谢!

0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小区122号  邮 编:100095  电 话:+86 10 62489374
邮箱:confz@163.com  网 址:http://www.sihaishuyuan.com      联系站长:联系站长
京ICP备1802172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6110号    
经典诵读 | 全球儿童经典诵读工程